上新觀察網讀昌平《新觀察》報,崇尚科學,反對邪教,關愛生命!     
您當前的位置:新觀察 > 熱點圖文 > 文化播報 > 列表

運河尋源之鐫刻于青史中的景文屯

來源: 昌平報     編輯:佳夢     時間: 2019-06-17 09:53:54     預覽:

\

  □ 文/張喜梅  攝影/王立軍

  景文屯離白浮堰源頭白浮泉不遠,跨過村西河上的小橋,西南可到白浮村,向西可到化莊村。村與村之間的距離都不太遠,“走不了幾步就到”。村子里的人說,村西河再往西,就是從北邊十三陵下來的東沙河;村南則是基本沿用了白浮堰故道的京密引水渠。

  《元史》記載:“都水監郭守敬奉詔興舉水利……上自昌平縣白浮泉村引神山泉,西折南轉,過雙塔、榆河、一畝、玉泉諸水,至西水門入都城,南匯為積水潭。”在白浮堰匯聚水源的過程中,景文屯的水是否參與了這次盛會?歷史并未細言。不過,景文屯的人卻確信,“僅憑白浮泉的水肯定是不行的”,不僅是他們村,周圍其它諸水應該都為白浮堰工程做出過貢獻。

  西河水·清泉石上流

  早年間,景文屯村西有條從北一直流到南的河。“我們村這條河向南,過姜屯村西北,就流到溫榆河去了。”74歲的張品旺不茍言笑,說這話時,他神情嚴肅、言語肯定。這條流過村西的河是村里唯一的河流,清澈的河水常常引得“小孩子在里面逮魚摸蝦”。比張品旺小五歲的趙禮說,平時西河水沒有多大變化,可是一到雨季,上游下來的水就會使西河水暴漲,西河道也就不自覺地變得寬闊不少。

  西河水平時變化不大的原因,大概與其源頭水有關。年近古稀的趙禮直言:“河水之所以一年四季不干,是因為河的北邊兒有個泉眼。”泉眼一米見方、尺把深、沙子底,“泉水清冽甘甜”。地處村西北角的泉眼周邊綠樹成蔭,環境清幽。說到環境清幽,村里人連說話的語氣都透著驕傲:“我們村西邊、北邊那都是樹!”這些楊、柳樹聚集在河岸兩側,形成了一片片枝繁葉茂、綠意蔥蘢的小樹林。年少時常在河邊玩耍的趙禮說,村北雖然少河,但卻有不少鳥,“胡不拉、鸝鳩兒、布谷……那鳥可多了”。每到春暖花開時節,林間布谷啼叫,黃鶯鳴唱,上下翻飛的燕雀掠過水面、穿過林梢;咕咕作響的泉水隱于林下,穿梭于卵石、水草之間。不經意間,竟然勾勒出一幅“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寫意圖。

  清亮的泉水汩汩溢出,隨地勢高低一路起伏向南,形成一條窄處三四米、寬處十余米的河流。曾經在河里摸過魚、水里逮過蝦的趙禮仍然記得,當時,河上面還架有石橋。“三塊條石。每塊都有二三尺寬、三四米長。”趙禮邊說邊用手比劃著條石的長短。在河上搭橋,除了因為莊戶人與他們侍弄的莊稼地被河水分隔在了河兩岸的緣故,另外也與村里人要到河對岸的白浮村走親訪友買東西有關。“我們村的莊稼地都在河西,村南也有,種地就得邁過河去。”趙禮笑呵呵地說。由于多為沙土地,人們便在地里種些花生、西瓜之類的作物。莊稼人始終相信“人勤地不懶”這一“至理名言”,因此,只要有時間,他們就會跨過河往地里跑。河上的兩座橋,一座架在村西北,一座搭在村西南。這樣,大大節省了莊戶人下地的時間。

  村里人說,雖說河不算多,但分布在村里的井卻有不少。張品旺說:“光老井就有二十多口。”豐富的地下水,自然使得村里人挖井較別的地方容易一些,“井水很淺,往下挖個五六米就能見水”。有了水,莊稼人的腰桿兒也變得硬起來,種的地也越來越多。村里莊稼地最多的時候,竟然達到了兩千多畝。上世紀五十年代,人們在村西南建起了一座水庫,他們將南下的西河水截留下來“服務”莊稼。“村南有一片低洼地,我們在那里種了五百多畝水稻。”張品旺語氣和緩地說著。

  如今,緊挨村西的這條河流早已成為濱河森林公園的一部分,但村里的老人一旦聚在一起,仍舊會說起這條承載著他們年少記憶的河流,以及流淌在河中的年少時光。

  濟陽衛·終年出塞人

  景文屯這一名字的與眾不同,或許源于它歷史底蘊的深厚。雖然鮮少有人知曉村名得來之緣由,但村里卻幾乎人人皆知,村子曾用過“濟陽衛”這一名字。

  “村子南邊以前還有個門,上面好像就寫著濟陽衛。”對消失很久的門樓,趙禮已記不清太多細節,但他的說法卻在《昌平文史資料》中得以佐證:“老人都還記得,昌平城東南六里的景文屯村又叫濟陽衛。抗戰前該村還有一座高大的莊門牌樓,牌樓上就鐫刻著‘濟陽衛’三個大字。”

  關于濟陽衛,《昌平簡史》曰:“明朝建立之后最初定都南京,徐達攻入北京之后,元朝官吏和士兵大多北逃,北京幾乎成為一座空城。為加強北京的軍事防務,明政府遷移大量人口在此屯戍。”屯戍的主要目的即為“戰時防御,閑時農耕”。在明朝最初建立的19個軍屯之中,“濟陽衛三:坊市社一、白浮社二”。

  衛是衛指揮使司的簡稱,下設千戶所及百戶所。于明洪武元年所立的軍衛法,分屯設兵,控扼要害﹐一郡(府)者設所﹐連郡(府)者設衛。

  如若不是青史留痕,人們斷不會想到,百余年后,濟陽衛出現在《隆慶昌平州志》時,竟又搖身變成了鮮少人知的“乃延屯”(乃延屯:在州治東七里已上,系濟陽衛軍屯)。如今,再次更名為景文屯的村莊,在新農村建設的征程中,早已舊貌換新顏。昔日的村莊早已湮沒在長勢茂盛的綠草叢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拔地而起的新型住宅樓。

  緣此,若想找尋濟陽衛的蹤跡,似乎并非易事。就在皺眉之際,喜歡尋古探幽的張建明一句“現在廟里的房梁上還刻著‘濟陽衛’三個字呢”,讓人頓生柳暗花明之感。

  能夠證實這片土地上曾經屹立著濟陽衛的關帝廟還在,只是找尋起來不太容易。一次次尋路而不見的無奈,讓頭頂烈日的尋訪者漸失最初的興趣與耐心。“再試試從這里進去。”走在隊伍頭里的景文屯人張建明,似乎并不甘心就這樣無功而返……終于,憑借著露出草叢的那一蓬樹冠,生于斯、長于斯的他將一眾人等領進了關帝廟。

  歲月的風侵雨蝕,早已使得關帝廟殘破不堪。雖然當初的風光不再,但說起它的過去,村里人依舊欣欣然喜形于色。拉近相機鏡頭,便可清晰地看到房梁上寫著“京兆昌平縣濟陽衛屯合村人等重修”字樣,落款為“民國十年歲次辛酉桃月十二日建立”。

  關帝廟·青蓮喻法微

  “我們家以前就住在這棵大槐樹下。”滿頭大汗的張建明笑言。歷經滄桑的大槐樹如今依然枝繁葉茂,但它身后的關帝廟卻已面目全非,全然沒有了昨日的模樣。

  關帝廟位于村東北角,現僅存前殿和東配殿。前殿面闊三間,進深一間,門窗盡失的大殿猶如一位風燭殘年的老者;東配殿面闊三間,進深一間,亦如前殿般風雨飄搖。

  說到它的過去,出生于1949年的趙禮說,坐北朝南的關帝廟是村里規模最大的一座廟,分前、后兩進院。在山門前的東西兩側,各長著一棵槐樹。二者唯一的區別便是一棵粗、一棵細,粗的需要三個成人才能抱得過來,細的也有兩成人抱。山門為門樓設計,門前有幾級臺階。拾級而上,迎門便是一堵影壁墻,轉過影壁便是坐北朝南的三間大殿;大殿東西兩側各有一間耳房。趙禮記得:“前殿供奉的是彌勒佛。”第二進院落中,同樣有三間正殿及東、西耳房,除此外,正殿南邊還有東、西配殿;大殿正中供奉著關公。不過,這一說法與《昌平史跡概覽》的記載稍有出入。《昌平史跡概覽》記載:“前殿供奉關公,后殿供奉菩薩三尊。”

  關帝廟外,緊挨著廟的西北角,有一棵三米左右高、樹葉奇特的古樹。樹雖不太粗壯,但村里人卻說:“即便同時爬上去五六個人,那樹也不會折。”樹上的葉子條狀細長,為兩兩對生。“就像扇子似的。”趙禮邊畫邊說。春天,樹上會開出小白花;待結果后,可見果實外形為雞蛋般大小的青核桃狀,打開,里面為黑色籽粒。他說,這種全村只有一棵的樹,被稱為“檳榔樹”。雖說檳榔樹為熱帶植物,但村里人卻堅稱,他們村這棵長在廟外西北角、老井臺邊上的樹“就叫檳榔樹”。

  除了關帝廟,村里還有東廟、南廟、北廟等大大小小的廟宇。雖然廟不少,但以前的村子卻不大。

  趙禮說,他們村原來只有南北向一條街,村中房屋就以街為界分布在東西兩側,村里人家也大多按姓氏劃片居住。村南趙姓人家多,村北張姓人家多,村東徐、李、蔡姓人家多,村西則丁、門兩姓人家多。以前,村子最南邊還有一門。出門往南,是一座坐南朝北的廟,村里人稱南廟。南廟不大,也就一大間南屋。至于里面供奉著哪位神仙,村里人也不太清楚,只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前后,離這兒不遠的住戶,家里若有人故去,會到這里“報廟”。

  從南門外往村里返,往北走二三十米遠,正對門的位置又有一座廟。這座廟建筑上很有特色。趙禮說,這是兩間南北長、東西短的寺廟,居北一間房的墻高正常,南側一間的東西墻高卻只有正常墻高的一半,至于為什么,他就說不清楚了。而更令人詫異的是,村里人習慣稱這座廟為“閻王廟”。

  “它和東廟一樣,也是村里人報廟用的。”趙禮話語中帶出來的東廟位于村東,是一座坐北朝南、一大間房的廟。

  遠去的歲月,在留下不少寶貴資源的同時,也留下了不少待解的謎團。曾經的軍屯,已在歷史的變遷中改變了模樣。屯田的軍士,出征的戰士,在歷史前進的號角中,漸漸模糊了當初的身影。及至后來,連居于這里的人也說不清誰是先來者,誰是后到者。可是,這又有什么關系呢?在社會化大發展的進程中,誰不是社會建設的參與者,誰又不是建設成果的分享者?

  采風隨筆

  景文屯北廟西河

  □ 撰文/李富厚

  從前,景文屯的幾座廟中,北廟最大。村南和村東各有一大間辦白事報廟的五道廟,因神像面目猙獰,又稱閻王廟、小鬼廟。村西有小河、東沙河、龍山河。

  景文屯搬遷之前,張建明家住在北廟附近,熟悉廟里情況。他引導我們穿過茂密的莊稼地,在村頭找到了北廟。北廟即關帝廟,俗稱老爺廟,建于道光二十五年。其坐北朝南,四合院結構,山門內曾砌有影壁,兩棵國槐東粗西細,俱虬枝盤曲。前殿面闊三間,結構為“明三暗九”,即面闊三間,進深三間,可看作九間房;山花墻帶耳房兩間。殿內供奉彌勒佛,旁列四大天王。前殿脊檁方木上書寫著建造人及年代,東側寫“京兆昌平縣濟陽衛屯合村人等重修”;西側書“民國十年歲次辛酉桃月十二日建立”(1921年農歷三月)。東、西山墻內遺有兩幅壁畫,為小學校使用時期所作。前殿有三處不同凡響。其一,前后山墻的四塊博鳳頭磚雕上兩面各有一字,八個字合起來為“道光修造二十五年”。其二,兩根明柱上端嵌入木雕龍頭,惜已殘破。其三,后墻窗戶下原來嵌有四個凸出墻面的磚雕花盆,被人摳下不知所蹤。后殿面闊三間,供奉關羽,今無存。兩廂原有配殿各三間,東配殿面闊三間,后檐墻坍塌,亟待大修;西配殿無存。院中有一柏兩槐郁郁蔥蔥。后殿西耳房西邊原有一口水井,井邊曾嵌入“井泉龍王”磚雕一塊。井旁那棵三米多高的檳榔樹,早已無影無蹤。

  景文屯人傍水而居。村西有一條從北向南流的小河,河上有座由三塊條石架成的小橋。河水清澈見底,暢游著小魚小蝦小螃蟹;河邊楊柳婆娑,黃鳥、鸝鳥棲息枝頭;岸邊蘆葦叢生,青蛙聲聲入耳。小河西邊即為東沙河,上游便是十三陵盆地的河水及雨水,常年水流不斷。東沙河西邊即是龍山河,前身為著名的白浮堰源頭——九龍口泉水。白浮堰在引水注泊110年后,因朱棣擔心從陵域內向西逆行引水破壞風水,便不再疏浚白浮堰。日久年深,白浮堰河道淤塞,滔滔的山泉水便沿著龍山東麓向南流,時稱龍山河。雨季里洪水連波,村西小河、東沙河與龍山河竟然連在一起,滔滔水流,嘩嘩聲響。平日里五十多米寬的河面陡然寬出去五六百米,三河并流蔚為壯觀。

  正月十五,人們要過燈節。家家門口掛起紗燈,五顏六色的燈罩上有人物花鳥畫,有謎語,很是熱鬧。此俗流傳已久,常有外村人來欣賞燈會。

  村里耕地為沙質土壤,適合種植耐干旱的高粱、玉米、花生及西瓜。興修水庫之后,人們才開始種水稻。農閑時,有手藝的人發揮一技之長,編篩子出售或給人錐鞋,掙點錢補貼家用。

  前幾年,景文屯人遷進了新居。唯有關帝廟留守在村北,向人們講述著曾經厚重的歷史。1958年以來,東沙河上游修建了十三陵水庫,東沙河成為季節河;多少年來,干旱少雨致使水位下降,村西小河及龍山河斷流。三河并流的壯觀景象成為人們美好的回憶。

聲明:感謝作者,版權歸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處,還望諒解,如原創作者看到,歡迎聯系“新觀察網“,我們會在后續文章聲明中標明。如覺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感謝!
相關閱讀
新觀察網推薦
新聞頭條

區文化委舉辦2018年 “新時代新擔當

區文化委舉辦2018年 “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百姓宣講團報告會

“為把我們的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苦一點累一點又能算什么……”“作為一名..[詳細]

崔村中學舉辦“不忘初心崔中夢、藝韻

崔村中學舉辦“不忘初心崔中夢、藝韻書香文化情”第三屆校園文化節

  日前,崔村中學舉辦不忘初心崔中夢、藝韻書香文化情第三屆校園文化節,師生..[詳細]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统计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