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觀察網讀昌平《新觀察》報,崇尚科學,反對邪教,關愛生命!     
您當前的位置:新觀察 > 新觀察百科 > 觀察者 > 列表

11年的蛻變:從邪教信徒轉變為反邪專家(二)

來源: 網絡     編輯:栗子     時間: 2018-05-25 13:40:21     預覽:
反邪教專家

  Dr.JanjaLalich(賈妮亞·拉利奇)是世界頂級的反邪教專家。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賈妮亞·拉利奇誤入邪教組織長達11年之久。在邪教組織中,她接受殘酷的勞動以及被不合常理的規矩束縛。后來,賈妮亞·拉利奇走出了邪教組織,全身心投入反邪教專業研究中。
 
  Before——
 
  誤入“學習小組”,深陷邪教泥潭
 
  拉利奇教授是如何進入邪教的?那時候,拉利奇教授三十歲,剛從西班牙搬到舊金山。她那時剛從一段情感中走出來。孤獨的、抑郁的、迷茫的和在痛苦生活中掙扎的拉利奇非常脆弱,她渴望尋找新的生活,結交新的朋友。
 
  拉利奇回憶道,正在一家精品書店兼職工作時,一位熟人過來邀請她加入一個“學習小組”。
 
  拉利奇出身在威斯康星州的一個工薪家庭,是一名理想主義者,并且受過大學高等教育。這個由婦女領導的“學習小組”非常受到她的青睞。在“學習小組”的這種環境控制下,脆弱的拉利奇變得越來越依賴,越來越敏感了。
 
  “我一直不知道我加入的是什么組織,這個‘學習小組’叫什么?”拉利奇說,“這些年,我一直在為“學習小組”工作,從事出版業務等。我們邪教組織中的成員過著非常貧困潦倒的生活,我們同住在一棟房子里,穿著破舊不堪的衣服。所有成員掙來的錢都得貢獻出來,供養邪教組織的頭目馬琳·狄克遜和組織的日常開支。
 
  狄克遜曾經也是一位教授。后來,她被芝加哥大學解雇了,因為芝加哥大學認為她的教學動機不純,她利用課堂煽動學生抗議,在行政大樓前游行示威了16天。
 
  這位霸道的邪教頭目總是用操縱、恐嚇的方式來迫使成員或追隨者們順從自己。其實幾乎所有的邪教頭目都是自戀者,這種自戀型的人具有強大的、操縱性的、狡猾和迷人的性格,但明顯缺乏同情心。他們沉迷于強烈的控制欲和權力,堅信自己有權擁有并實現它們。追隨者和信徒們相信他們,為了邪教活動可以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來遵循他們的命令,那是自戀者無法在自己生活中獲得的無比權利。滿足一個自戀者的欲望是一項危險的事情,而追隨者們和信徒們真的相信這個人是在給他們講道。
 
  在邪教組織中,拉利奇主要負責焚燒新成員財物,包括日記、結婚證和一些其他在加入邪教組織之前的生活紀念品。“這些東西,燒了好幾天。”拉利奇說。
 
  拉利奇回憶說,“在邪教組織的那段時光,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很多場景我還記憶猶新。當時我完全與社會孤立,待在那個封閉、戒備森嚴的組織里。”
 
  一個邪教通常由權威的個人領導,其他人只需順從地遵循組織作出的規定。邪教的存在基本上都是以服務領導者為目的,而不是為了豐富和支持其成員的生活。
 
  “我經常會對自己說,忘記這段經歷吧,這件事不值得回憶。”拉利奇說,“最初使得我對這個組織的觀念發生轉變,是因為我母親。我母親當時得了腦腫瘤。邪教組織阻止我看望母親,但是我違背邪教組織的意愿,借錢飛往密爾沃基為母親治病。他們每天都會打電話詢問我,什么時候能回去?”六周過去了,邪教組織最終說服拉利奇帶著她奄奄一息的母親飛回了舊金山。但是一回來,拉利奇就被要求從早上7點一直工作到凌晨1點。“一天,當我回家時,我發現我的母親已經去世了。”拉利奇回憶說,當時我很傷心,只是愣愣地看著我和母親的合影。
 
  邪教組織又不讓她參加母親的葬禮。她違背了其命令,當她從母親葬禮回來時,非常害怕組織會懲罰她。后來,她還繼續在這個邪教組織待了兩年。拉利奇解釋道,“這就像一個女人遭遇了不幸的婚姻一樣,脆弱的我過分地依賴著這個組織,仍然還對其充滿著幻想和期望。”
 
  最后,1985年,狄克遜出國。這個組織就解散了。
 
  隨著她自己慢慢地恢復了平靜,拉利奇決定搬回加州,繼續讀完她的研究生。“其實當時并沒有計劃從事邪教領域方面的研究,接下來的生活充滿了無數的可能。”拉利奇感慨道,“我最初以為,今后的生活一定會遠離‘邪教’。”
 
  After——
 
  從事反邪教領域方面的研究,成為世界頂級專家
 
  1997年天堂之門集體自殺事件一發生,基于公眾的反應、追隨者的瘋狂行為,拉利奇這才下定決心要開始從事邪教領域方面的研究。
 
  “我想更深刻地了解是什么原因促使這些人加入邪教組織。”拉利奇說道,“其實最重要的目的是,向大眾普及邪教知識,防止誤入邪途。”拉利奇下了很大決心才做了這個決定,其實這意味著再次在她傷口上撒鹽。
 
  從1997年到現在,通過多年研究,拉利奇教授已經出版了很多書籍。最近出版的《挽救你的生命:從邪惡和虐待關系中逃出來》。這本書被前邪教成員及其朋友和家庭廣泛使用,以便他們更好地了解加入邪教的危害及其后果,以及如何辨別邪教。她最近出版的另一本書是基于她對1997年天堂之門集體自殺事件和十多年來對邪教的研究。并且和瑪格麗特·辛格博士共事多年,共同撰寫了兩本書:《我們身邊的邪教》和《瘋狂療法:他們是誰?他們在干什么》。
 
  美國家庭基金會(國際膜拜團體研究會的前身ICSA)的執行董事邁克爾·朗戈尼認為,“目前,邪教方面的研究缺乏堅實的理論,拉利奇教授在這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邁克爾·朗戈尼說,拉利奇教授的書籍淺顯易懂,她非常機智,用異乎尋常,講故事的方式闡述邪教方面的問題。
 
  “我認為,有限的選擇就是關注這類人在特定環境下發生的變化。”拉利奇教授介紹道,“這并不是他們自由意志被剝奪了,而是他們的選擇在那種特定的環境下受到了限制。”
 
  他們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他們以為自己是“真正的信徒”。其實是他們的選擇被邪教組織限制著。
 
  關鍵是邪教本身用虛假的承諾來吸引人們,通過各種心理戰術來控制他們。此外,他們利用宗教使許多人全心全意地相信這些邪教頭目,一旦這個信念建立,則很難動搖。那些孤獨的、抑郁的、迷茫的和在痛苦生活中尋求答案的人們在邪教的這種控制環境下就更加依賴和敏感了。
 
  “這段邪教信教徒的親身經歷讓我對邪教更有洞察力和透視度,為我的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拉利奇教授笑著說:“我當然也學了很多反邪教方面的專業知識。相比較以前,我更愿意以這種方式學習。”
 
  她鼓勵人們用她的理論和方法作為指導,自己去判斷研究他們所在的組織。她接到了很多電話和郵件,有邪教信徒的家人尋求幫助的,甚至還有詢問他們是否應該加入某個組織等。
 
  “人們參與到這些組織的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我們也不可能只使用一個領域或者一種思維模式來解釋這個復雜問題,而且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復雜過程又與這些組織中的人有關。”拉利奇教授介紹道,“這不是宗教問題。這是建立在哲學或者信仰之上的權力結構和社會體系問題。”
 
  拉利奇介紹道,“其實我只是想提出另一種看待這類群體和這些經歷的方式。”
 
  這么多年過去了,她邪教信徒那段經歷,現在回想起來仍然不堪回首。“我想,如果我不把這段經歷充分利用起來,寫入我的書中,真的很可惜。”
 
  拉利奇教授現在仍然和以前的一些邪教信徒聯系著,“我很開心看到,我們都從邪教組織走出來了,而且現在都在做著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
聲明:感謝作者,版權歸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處,還望諒解,如原創作者看到,歡迎聯系“新觀察網“,我們會在后續文章聲明中標明。如覺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感謝!
相關閱讀
新觀察網推薦
新聞頭條

“三退”游戲何時休

“三退”游戲何時休

  隨著七月一日的日漸臨近,中國共產黨喜迎95華誕,這是個令中國人民歡欣鼓舞..[詳細]

遠離邪教法輪功,避免上當受騙

遠離邪教法輪功,避免上當受騙

  今年初,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一起利用法輪功護身符行騙的..[詳細]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统计报表